台灣房地產近代史

2014-10-09

新頭殼newtalk2014.10.03 林雨佑/台北報導

1989(民國78年)無殼蝸牛運動

2014(民國103)巢運

巢運明(4)天將號召上萬人夜宿仁愛路帝寶,而25年前無殼蝸牛運動帶領數萬人夜宿忠孝東路的召集人李幸長,即便晉身有房階級,現在仍自己一個人到處發送自己印的傳單宣揚理念。他說,1989年的整個台灣都瘋了,房地產一夕之間飆漲5倍,房價就一路攀升到現在。房地產漲價都是假的,有人分配多了就代表有人分配少了,所以他要跟所有人特別是年輕人說「你們都被搶劫了!應該要憤怒!」,並呼籲明天一起走上街頭。

回憶起年少時代,1974年,李幸長22歲,從台南來到台北打拼,為了還債,做過計程車司機、工地主任,後來則當上了小學老師。那時候一般人月薪大概1萬多,房租約1、2千元,如果省吃儉用1個月可以存到3千元,5年就可以存個10幾萬元,貸款100萬買個二手30坪的房子,然後可以光榮地回鄉,把父母接來台北奉養,這是當時年輕人的尊嚴和榮耀。

辛苦工作了13年後,1987年他用10萬自備款在中和買了一間28坪總價60萬的房子,隔1年他賣掉房子賣了賣160幾萬,結果再隔一年,1989年房價一口氣飆漲,那間房子價值一下高漲達300多萬,「說那時候有正義感是騙人的」,他當時非常火大,早知道就晚一點賣,但也是因為這一股憤怒,讓他之後的人生投身於社會運動。

而房價為何會在1987年12月起到1989年夏天,短短1年多就攀升5倍?李幸長說,當時經濟很好,熱錢全部都湧入,「整個台灣都瘋了!」,每個人都在拜土地公、求明牌、瘋六合彩,好像不賭就不上道,有點錢的人就炒股票,更有錢的人就炒房子,房價每天漲到仲介都沒房子可以賣,錢全部都跑去買房地產。

李幸長說,除非賺進外匯,否則國家財富不會因為房地產飆高而增加。有人分配多了,就代表有人分配少了。但現在的年輕一代一出生的時候,就已經生在高房價當中,所以都麻木了,但他還是要跟所有人,特別是年輕人說「你們都被搶劫了!應該要憤怒!」

不滿炒房的李幸長當時想到了一個宣泄憤怒的方式,「買不起房就去睡馬路吧!」,既然要睡就要睡最貴的忠孝東路。於是,在1989年的夏天,李幸長號召了上萬人夜宿忠孝東路。到底當天有幾萬人參加,如今數字仍有許多版本,甚至有出現20萬人的數字。李幸長說,他只知道當時從忠孝東路敦化南路一直到復興南路,每一條巷子裡面都擠滿了人。

而25年過去了,台灣人依然買不起房子。

李幸長認識一對兄弟,兩個人都讀到博士,月薪分別有6、8萬,也都娶了老婆、各有2個小孩,原本應該各自成家的他們卻和父母同住,一家3代10個人擠在內湖1間只有30坪的小屋子裡,兄弟2家庭各4人自住1個房間,父母2人則另1個房間。

「中產階級就這樣了,那其他人怎麼辦?」他認識很多醫生和律師都是高月薪,但照樣買不起房子。李幸長認為,現在的「中產階級」已經變成「薪貧階級」,若再不覺醒,下一代就會變成「赤貧階級」。

李幸長說,每個買房子的人都很爽,但炒作房價也不要太高興,「房子漲價是假的」,因為房子是居住取向,只會越住越舊。25年來因為炒房獲利而沾沾自喜的人,現在都有小孩了,當小孩回頭跟父母說「我沒錢買房」,變成「靠爸族」的時候,這些人就應該要覺醒了。

房價在1989年一夕飆漲5倍,李幸長說,也可以說元兇其實是人民自己,但有監督責任的政府卻放手不管,甚至聯合財團繼續炒房。1992年財政部長王建煊要推實價課徵增值稅,把房地產漲價部分都歸公,這樣就沒人要賣房產,結果總統李登輝能行大善卻不行,反而行大惡叫王建煊下台。

李幸長說,只要課徵實價增值稅,讓漲價的部分都拿去繳稅,自然沒有人還會炒房。根據主計處統計,全台目前空屋有130萬戶,李幸長說,這些都是要拿來炒房的,如果整個釋出,房價一定會狂跌,回到27年前的正常水準,一路探底到月薪3、5萬的人買得起的時候就會停了。

他強調,這才是正常的房價水準。他去過歐洲20幾個國家,他們房價都只有台灣的1/4,但薪資所得是台灣的4倍,一來一往就差了16倍。「每個政黨都在恐嚇,把房價拉高到10幾倍都不講話了,現在要跌的時候就講話?」

而9合1大選即將到來,多位候選人紛紛對住宅政策表態。提到選舉,李幸長就無奈地說,他1999年也叫當時總統候選人連戰、陳水扁、許信良、李敖、宋楚瑜他們簽住宅政策支票,陳水扁也簽了但沒有做,「誰當選都是資產階級,根本沒有差」。反而上任後,還廢除了國民住宅政策,把國有土地賣給財團,「阿扁本是平民出身,卻忘了平民」。李幸長激動地痛批「民進黨和國民黨都該改名為資產階級黨!」

無殼蝸牛運動結束後,李幸長經營起四海遊龍,賺了很多錢晉升為有錢階級。他也坦承,自己現在天母所住的豪宅比一般人住的都好,但他覺得他現在仍站出來不是為了自己的房子。在巢運夜宿帝寶前的這段期間,他自己印了1萬多份傳單,一個人跑到三峽、中和、三重和台北市各地發送,幫忙宣傳巢運,像這幾天他1天都要發個3000份。他說,將來他還要印個200萬份,澎湖、馬祖他都要去發,就是要希望讓每個人都可以覺醒。

25年前李幸長帶領無殼蝸牛走上街頭,25年後的明天,巢運也將號召上萬人夜宿仁愛路帝寶。李幸長笑著說,他現在退休了,也不會用什麼網路做宣傳,就交給年輕人去做。至於明天到底會有多少人走出來,他也不知道,但他認為一個反服貿都可以搞個50萬人,只要大家有覺醒,一定會有更多人走上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