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物經判決分割確定者,縱共有人於分割前訂有分管契約,亦因分割共

2021-01-07

                             分享
查詢 評論
共有物經判決分割確定者,縱共有人於分割前訂有分管契約,亦因分割共有物而失其效力,原來共有人之占有,除另有約定外,即難謂有何法律上之原因
2020-12-08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9年度台上字第2977號
案由摘要:請求拆屋還地
裁判日期:民國 109 年 11 月 26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法 第 425-1、767 條(108.06.19)
要  旨:分管契約係共有人就共有物之使用、收益或管理方法所訂立之契約,共有
          人請求分割共有物,應解為有終止分管契約之意思。因此,共有物經法院
          判決分割確定者,縱共有人於共有物分割之前訂有分管契約,亦因分割共
          有物而失其效力,則原來共有人之占有,除另有約定外,即難謂有何法律
          上之原因。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109年度台上字第2977號
上  訴  人  吳桂華
訴訟代理人  陳盈如  律師
被 上訴 人  蔡誌育
            蔡萬霖
上  二  人
法定代理人  蔡瑞章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拆屋還地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 108年11
月20日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第二審判決(108年度上字第398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一、本件被上訴人主張:坐落臺中市○○區○○段 000地號土地
    (重測前為○○段○○○段000-00地號,下稱系爭土地)原
    為伊等之被繼承人蔡瑞發與上訴人共有,應有部分各2分之1
    ,嗣該土地經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88年度簡上字第365號分割
    共有物判決(下稱前案分割判決)應予變價分割確定,蔡瑞
    發經由變價拍賣程序,拍定買受系爭土地全部,蔡瑞發死亡
    後,伊等經執行法院核發權利移轉證書,於民國 107年11月
    20日登記為系爭土地之所有權人。蔡瑞發與上訴人間之原分
    管契約業因前案分割判決確定而消滅,上訴人所有門牌為臺
    中市○○區○○路000號(現整編為同路 0段000號)之未保
    存登記房屋(下稱系爭房屋)續占用原分管之系爭土地如第
    一審判決附圖所示A部分面積57平方公尺之土地(下稱A部分
    土地),自屬無權占有。爰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規定,求為
    命上訴人將 A部分土地上之建物拆除,將土地返還被上訴人
    之判決。
二、上訴人則以:伊之配偶曹永全於69年間向前手買受系爭土地
    應有部分2分之1(下稱系爭土地持分)及系爭房屋,曹永全
    過世後,由伊繼承取得系爭土地持分及該房屋之事實上處分
    權,系爭房屋當初起造時經全體土地共有人同意,故系爭土
    地嗣後雖經變價拍賣程序而為蔡瑞發拍定,並由被上訴人取
    得該土地全部所有權,惟伊所有系爭房屋未一併拍賣,依民
    法第425條之1 第1項規定,伊與被上訴人間推定在系爭房屋
    得使用期限內,有租賃關係,並非無權占有。且被上訴人請
    求拆屋還地,係以損害上訴人為目的,屬權利濫用及有違誠
    信原則,不應准許等語,資為抗辯。
三、原審以:上訴人與蔡瑞發共有系爭土地,應有部分各2分之1
    ,並成立分管契約,由上訴人分管 A部分土地,該部分土地
    上有上訴人所有系爭房屋,系爭土地經前案分割判決應變價
    分割確定,原分管契約因而消滅。系爭土地經變價拍賣程序
    為蔡瑞發所拍定,蔡瑞發死亡後,業經其繼承人即被上訴人
    於107年11月20日辦理所有權登記,上訴人占有A部分土地已
    失其占有權源,為無權占有,自無民法第425條之1規定之適
    用或類推適用。上訴人抗辯兩造間在系爭房屋得使用期限內
    ,推定有租賃關係云云,尚無可取。又系爭土地既已由被上
    訴人取得所有權,則被上訴人依所有權作用,請求上訴人拆
    屋還地,屬權利之正當行使,上訴人辯稱為權利濫用云云,
    亦無可採。本件被上訴人既為系爭土地之所有權人,上訴人
    復未能舉證證明系爭房屋占用 A部分土地,有占有權源存在
    ,即屬無權占有。從而,被上訴人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規定
    ,請求上訴人拆除 A部分土地上之建物,將土地返還被上訴
    人,為有理由,應予准許等詞,因而維持第一審所為被上訴
    人勝訴之判決,駁回上訴人之上訴,經核於法尚無違誤。
四、按分管契約,係共有人就共有物之使用、收益或管理方法所
    訂立之契約,共有人請求分割共有物,應解為有終止分管契
    約之意思,是共有物經法院判決分割確定者,縱共有人於共
    有物分割之前訂有分管契約,亦因分割共有物而失其效力,
    則原來共有人之占有,除另有約定外,即難謂有何法律上之
    原因。查系爭土地原為上訴人與蔡瑞發共有,上訴人所有系
    爭房屋占有 A部分土地,乃本於共有人間原分管契約,嗣系
    爭土地經前案分割判決命變價分割確定,並於變價強制執行
    程序,由被上訴人取得系爭土地所有權全部,為原審合法認
    定之事實。則系爭土地已因變價分割而全歸被上訴人所有,
    上訴人即令於該土地分割之前,基於分管契約而占有使用 A
    部分土地,該分管契約亦已因裁判分割而歸於消滅,不因係
    由原共有人或第三人拍定取得共有物之所有權而有異,依上
    說明,上訴人自已失占有 A部分土地之合法權源。此與民法
    第425條之1規範意旨,係為解決同屬一人所有之土地及其上
    房屋分由不同之人取得所有權時之房屋與土地利用關係,其
    目的在於房屋所有權與基地利用權一體化之體現,以保護房
    屋之合法既得使用權,而推定在房屋得使用期限內,有租賃
    關係之情形尚有不同。原審因認上訴人占用 A部分土地,屬
    無權占有,應負拆屋還地義務,本件無適用或類推適用民法
    第425條之1規定之餘地,自未違背法令。次查,公民與政治
    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下合稱兩人權
    公約)所保障之適足居住權,乃指人民得享有安全、和平、
    尊嚴及不受非法侵擾之適足居住環境,非謂人民在未取得或
    已喪失正當權源情況下,仍得執此違法占有使用他人之不動
    產。是原審以上訴人已失占有權源,而准許被上訴人對之所
    為拆屋還地請求,亦無不適用兩人權公約之違法可言。又系
    爭土地既經蔡瑞發拍定,由被上訴人取得該土地所有權,則
    被上訴人為能充分完整利用系爭土地,請求上訴人拆屋還地
    ,乃行使法律所賦予之正當權利,亦難指為違反誠信原則或
    權利濫用。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求予廢棄,非
    有理由。至上訴人於上訴本院後,始提出上訴人與蔡瑞發自
    前案分割判決於89年10月27日確定時起至蔡瑞發於103年1月
    21日以該確定判決聲請變價拍賣系爭土地止之長達13年期間
    ,已另行協議或默示成立新分管契約,其有合法占有權源(
    見本院卷第 193-197頁),係屬新防禦方法,依民事訴訟法
    第476條第1項規定,非本院所得審酌,附此敘明。
五、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 481條、第
    449條第1項、第78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11    月    26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九庭
                          審判長法官  高  金  枝  
                                法官  吳  青  蓉  
                                法官  黃  麟  倫  
                                法官  張  競  文  
                                法官  吳  美  蒼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12    月    3     日